太上感應篇

太上感應篇原文,太上感應篇白話文

太上感應篇:又諸橫取人財者。乃計其妻子家口以當之。漸至死喪。若不死喪。則有水火盜賊。遺亡器物。疾病口舌諸事。以當妄取之值。

發布者:admin  閱讀量:1171  時間:2018-07-20

太上感應篇又諸橫取人財者。乃計其妻子家口以當之。漸至死喪。若不死喪。則有水火盜賊。遺亡器物。疾病口舌諸事。以當妄取之值。


【原文】又諸橫取人財者。乃計其妻子家口以當之。漸至死喪。若不死喪。則有水火盜賊。遺亡器物。疾病口舌諸事。以當妄取之值。

【解釋】又有各種蠻橫霸占他人財物的人,司命之神就會估算他的妻子和家人的情況,來讓他遭受相等的報應,漸漸至于死喪;如果罪惡還不至于死喪,就會有水災、火災、盜賊、遺失器物、疾病、口舌等災禍,來作為妄取的等量報應。

【分析】上文已說明隨事受報的因果,而本節又再說明強橫奪取,這是對于有勢力的人來說的。這一項是不仁不義的行為中最嚴重的,但又是人們所最無法避免的,所以特別再提出來警示世人。橫,就是殘暴強橫,倚仗勢力來欺凌威脅;值,就是原來的數目。當值,就是剛好符合原來所取得的數目。橫取他人錢財,大都是為了妻子和家人的生活打算,卻不知司命之神也正在算計他的妻子和家人,來報應他的貪惡,那么想要利益他們,卻剛好足以害他們。以有情識的親骨肉,來換取沒有情識的金錢,真是太可惜了。而且罪惡積滿、壽命奪盡時,肉身也不免會死亡,那么要這些錢有什么用呢?如果想在陰府以金錢賄賂來打通關節,只怕陰府不會領情。到了這個時候,有哪一個人不肯看空呢?但是只嫌慢了一點,為何不在尚未受到報應時,早一點設身處地想一想?幸好在罪惡還比較輕微,尚不至于死喪時,那么只會受到水災、火災、盜賊、遺失器物、疾病、口舌、不肖子孫等報應。凡是能夠折損、耗散財物的,它的途徑非常廣泛。須知橫取他人錢財,掌理大算盤的司命之神,冥冥之中也會橫取他的財物,錢財到最后還是空無所有;然而遭遇水火盜賊的驚恐、遺失器物的懊恨、疾病的痛楚、口舌爭吵的憤怒與羞辱、子孫不肖的羞辱,總是會讓自己平白吃虧,卻沒有求償的方法,而且還會積欠許多罪孽,無法得到自在,怎么彌補都還不完,真是無可奈何。那些倚勢橫取的人,一想到這種果報,不但會寒心,而且也應該感到灰心了吧!

【故事】邢□奉命出使新羅,回程在炭山暫住,看到有一百多位商人運載幾條船的貨物,價值數十萬緡錢,邢□就趁機偷襲,把他們全部殺死,而奪取他們的貨物。到了他的兒子刑縡時,與王□一同圖謀造反,因而被處死,一家人沒一個遺漏的。韋公干擔任瓊州的州牧,橫取許多錢財,等到任滿要返鄉時,船只翻覆在水中,所有的財物完全散失,只留下身命幸免于難。呂師造當池州刺史,侵奪百姓的財物,滿載而歸,忽然大火焚燒了那些財物,只有船只和人未受傷害。胡應桂和陸一奇,兩人聯合引誘官家子弟賭博,騙取他們的家產;忽然,胡應桂瞎了一只眼睛,陸一奇則是跛了一條腿,從此一生殘廢又貧困。


轉載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kbizkj.live/post/203.html

上一篇:太上感應篇:如是等罪。司命隨其輕重。奪其紀算。算盡則死。死有余責。乃殃及子孫。

下一篇:太上感應篇:又枉殺人者。是易刀兵而相殺也。

相關文章

7星彩近5oo走势图